金主挨重锤苦了切尔西

 常见问题     |      2022-05-08 14:26

  当凯·哈弗茨在阿布扎比的穆罕默德·宾·萨伊德球场,绝杀南美解放者杯冠军帕尔梅拉斯时,他估计想象不到,一个月后,自己可能要自掏腰包才能去客场踢比赛了。

  由于俄乌战事的爆发,西方国家基于自身的政治立场,开始对俄罗斯掀起史无前例的制裁狂潮。

  与以往常用的政治及经济制裁手段不同,本次针对俄罗斯联邦的手段,蔓延到了体育及文化领域。其中英超豪门切尔西,便是“躺枪”的受害者之一。

  由于俱乐部投资人罗曼·阿布拉莫维奇是俄罗斯公民,且被英国政府认为与普京政府“关系密切”,“蓝军”切尔西遭受到了近乎无情的苛刻制裁:阿布的在英资金被大规模冻结,且俱乐部的资金流转被严格限制。

  英国政府这一系列的制裁,导致这家伦敦城“百年老店”被逼到了“断粮”的边缘:老板阿布拉莫维奇不但被迫出售俱乐部,而且转让程序还被英国政府设置了层层障碍,以“确保其在俱乐部转让中无法获利”。

  更严峻的是,由于制裁导致的俱乐部资金紧缺,切尔西近日甚至到了发不出雇员薪水、进而连前往客场的车马费都无力支付的地步。

  因此,在过去一周,切尔西上到主帅图赫尔,下到球员哈弗茨,在新闻发布会上被问最多的已不是足球问题,而是如何面对如今的窘境。

  令人欣慰的是,“蓝军”将士们依然专注于自身的事业,没有军心涣散。主帅图赫尔面对媒体掷地有声地宣称:“不能坐飞机(前往里尔参加欧冠比赛),我们就坐火车,还不行就坐大巴。最后没辙了,我就自己开七座汽车去。”

  曾几何时,英超作为欧洲“五大联赛”中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平台,其商业影响力在全球首屈一指,竞技水准也得益于强大的财政基础,而不断攀升。

  在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每年发布的足球财富榜中,来自英超联赛的俱乐部长期能够在世界俱乐部营收榜前20位里占据7至8个席位,是第一大户。

  英语的全球流通性,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浓厚的足球文化积淀,曾经一起造就过开放、繁荣的英超生态。

  在2021-2022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27轮一场补赛中,利物浦队客场以2比0战胜阿森纳队

  来自美国、俄罗斯、中国及阿联酋、沙特等地的富商,都曾经或正以不同的方式投资英超俱乐部。

  正是这些国际投资者的深度参与,使不少英超俱乐部获得了丰厚的家底,并具备了独一无二的国际化影响力。

  受益最深的,便是获得俄罗斯大亨阿布拉莫维奇投资的切尔西,及得到阿联酋曼苏尔酋长输血的曼城。

  但英国政府或许没有意识到,他们近期针对俄罗斯及俄罗斯公民所展开的一系列严苛制裁,或许正在慢慢侵蚀英超联赛的未来。

  全球化趋势的确也曾为部分英超俱乐部带来阵痛。比如曼联球迷便对他们的美国老板格雷泽家族怨声载道,认为美国人只是将俱乐部当作敛财的工具。

  但从宏观角度分析,英超的国际化、全球化走势,绝对是利大于弊的:先不论国际“土豪”们的直接投资,就看看英超在世界各地高额成交的转播版权,及球衣的全球销量便可得知,这个商业帝国是绝对离不开海外投资者及球迷的。

  但这一次,英国政府公然打破西方世界屡屡宣扬的“体育无关政治”理念,为了在政治上报复俄罗斯,在文体领域也不择手段打压、排挤俄罗斯相关的组织及个人——这是一个非常短视的行为。

  见微知著,英国政府基于政治立场,无差别地排挤俄罗斯体育投资者的行为,难保日后不会发生在其他国际投资者身上。

  目前,曼城老板、纽卡斯尔联队老板分别来自阿联酋及沙特,狼队的大股东来自中国,这些国家都有着与英国不同的价值体系、社会形态及政治立场。

  在国际社会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没有人能预料中东世界和中国,未来与西方世界的关系会走向何方。

  本次切尔西事件过后,不知这些正在投资英超的国际大亨们,背后是否会感到一丝丝寒意?

  他们是否还有足够的信心,长期投入旗下的英超俱乐部?而这些与西方有着不同价值体系及政治立场的海外市场,日后又会如何处理与英超联赛间的关系呢?

  曼城在阿联酋资本入主之前,是长期为了保级而苦苦挣扎的小俱乐部。他们在曼彻斯特市的影响力,长期被同城死敌曼联所压制。

  而纽卡斯尔虽曾经贵为英格兰东北第一豪门,但在著名“吝啬鬼”老板阿什利治下,俱乐部也沦为了长期的中下游球队,泯然众人。

  北京时间3月17日凌晨,本赛季欧冠联赛1/8决赛次回合进行了最后两场比赛的争夺。阿斯皮利奎塔破门,切尔西队2比1逆转取胜

  阿联酋人领衔的城市集团入主后,不但为曼城带来了雄厚的资金支持,还为俱乐部制定了长期的发展战略。目前的曼城,早已不是一个仅会挥金如土的“暴发户”俱乐部,而是一个拥有鲜明俱乐部文化色彩、一流基础设施及扎实青训体系的国际化足球品牌。

  纽卡斯尔在本赛季获得沙特资本支持后,在冬季转会窗“大开杀戒”:在豪掷超过一亿欧元买人后,迅速迎来了八轮不败的彪炳战绩,复苏之势已现。

  狼队在复星集团的经营下,依靠“葡萄牙”系的力量,也一改往日保级队的形象,已于近年多次挺进积分榜上半区。

  而斯坦福桥的主人罗曼·阿布拉莫维奇,可以说是这一切“丑小鸭变白天鹅”故事的序幕缔造者。

  2003年,这位俄罗斯富商成功收购了切尔西。当时的英超还处于“红魔”曼联及“枪手”阿森纳的争霸时代,切尔西仅是一支有一定竞争力的中上游俱乐部,并不具备进入争冠集团的实力。

  但阿布与日后很多期望从足球行业盈利的商人不同,他是真正热爱足球并愿意为之无私投入的:这种投入是情感上及财务上的双重投入。

  他不但在入主之初便一掷千金,为球队先后带来了包括马克莱莱、克雷斯波、达夫、乔·科尔、罗本、德罗巴及切赫等悍将,更是在过去的19年中,为这支他所钟情的俱乐部持续投入真金白银。

  而且与其他连自家球员都认不全的富豪老板不同,据称阿布只要时间允许,几乎会观看切尔西的每一场比赛,而且对最新版入口俱乐部的球员如数家珍。

  目前任职于上海市足球协会的陈子嘉,曾长期关注切尔西俱乐部的发展,也是该俱乐部的坚定支持者。

  在和笔者的交流中,陈子嘉谈到,“阿布被迫离开俱乐部,使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俱乐部支持者感到非常无奈和痛心。毕竟在他治下,切尔西成为了俱乐部层面的全满贯得主。并且多年来阿布一直无私地为俱乐部持续投入,让我们获得了今天这样的地位。看看曼联在格雷泽家族统治下的光景,我们感到很庆幸。最后足球被政治所影响,这个现实很让人无奈。”

  2022年2月13日,切尔西凭借卢卡库及哈弗茨的进球,艰难地通过加时赛战胜巴西豪门帕尔梅拉斯,俱乐部历史上第一次捧起世俱杯冠军奖杯。

  至此,这支英格兰豪门正式完成了俱乐部层面的“全满贯”伟业。而“蓝军”历史上的第一座欧洲冠军联赛奖杯及世俱杯冠军奖杯,都是在阿布时期首次赢得的。

  “不管未来俱乐部被哪国资本接管,总体而言我是感到悲观的。这是因为像阿布这样的老板,实在可遇不可求。阿布在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担心过钱的事情。他对于俱乐部更多是无私地给予,而不是将切尔西视作赚钱机器。”谈到未来,陈子嘉如是说。

  拥有曼联的美国格雷泽家族,曾经在求购俱乐部之时举债完成收购。此举一定程度上导致“红魔”在其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需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很多球迷因此指责格雷泽家族不但没有将俱乐部丰厚的营业收入反哺球队,反而占用了本来属于俱乐部的利润。

  纽卡斯尔球迷也苦前老板麦克·阿什利久矣。英格兰富商阿什利在接手俱乐部之后,不但昏招频出,将俱乐部经营得一塌糊涂,更是在纽卡斯尔经营状况良好、拥有不错自我造血能力的背景下,在转会市场上几乎一毛不拔。

  纽卡斯尔球迷为了赶走这位“吝啬鬼”老板,不但多次上街游行,还专门创建了“阿什利滚蛋”网以示抗议。

  与上述老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转身离开的时候,阿布拉莫维奇留下了足够潇洒的背影。

  俄罗斯人已对外宣布,将免除切尔西俱乐部拖欠他个人的15亿英镑的债务。而且,他会将出售俱乐部所得收益,投入到慈善事业之中。

  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斯坦福桥的球迷们不幸因为球队深陷保级泥潭而痛心之时,会不会有人想起2022年的这个春天,那位被迫离开的、曾深受俱乐部上下爱戴的老板?

  还会不会有人想起,曾经悬挂在斯坦福桥看台上那面,书写着“罗曼帝国”的三色横幅?